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 > 足球 > 正文

男子将镇政府打人编成歌被抓 媒体:歌词多刺耳?

未知 2019-05-09 09:13

原标题:多刺耳的歌词,值得两年后还要跨省追捕?

春天里,人总有种慌乱感。牡丹还没去看,芍药就该开了。纱巾还没派上用场,洒金折扇又该取出来了。即将到来的夏天暴烈而又固执,长得让人不耐烦。于是春天的柔顺和短暂,让人身不由己矫情起来。杜甫有一句诗“一片飞花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翻译过来就是说,只要有一片花落了,春天就不完美了。仿佛能看到这位忙碌的老大爷,在万点飞花里跌足长叹:哎呀,不得了不得了。

诗人撒个娇,留下的往往是千古佳句。有关部门如果过于注重自己的美丽心情是否完美,后果往往煮鹤焚琴,诗意丧尽。云南镇雄县的黄某是个自媒体人,曾经搞了个叫“镇雄微讯”的公号。本来在广东待得好好的,4月2号他突然被来自老家的警察跨省追捕,连夜带回,最后以“寻衅滋事”被行政拘留了十四日。其“罪过”原来是两年前,他在微信公号上改编的一首歌。

这倒不是一桩著作权案。事情还得从两年前的燥热夏天说起。当年7月的一天,云南镇雄县碗厂镇正在准备迎接领导检查。镇政府工作人员刚刚在马路上划好一道皎洁的白色交通线,一个叫龙安友的农民就骑着摩托车给压上去了。于是工作人员的心情不美丽了,双方就对骂了几句。没想到这么一件小孩撒尿活泥似的事越闹越大,最后双方大打出手。结果到底是龙安友吃了亏,左右两根肋骨骨折。

龙安友方面的说法是,打他的人就是镇政府的工作人员,里面有计生办也有残疾办的,人他都认识。而镇政府方面则对此事讳莫如深,一直未公布调查处理结果。按说基层干群关系是个敏感问题,况且镇政府工作人员参与打架,还打赢了,镇政府方面更应该妥善处理,还被打者一个公道,才能服众。这样不声不响息事宁人,只能把小冲突拖成大矛盾。其实已经是很差劲的处理方式了。

你想啊,一个小镇上低头不见抬头见,镇政府和村民打架这事多有话题性啊,很快就传开了。于是嗷嗷待哺的自媒体人登场了。黄某套用《上海滩》的句式,把这件事编成了一首歌叫《上海滩碗厂版》,发到了“镇雄微讯”公号上并称要找人演唱。

这首“歪歌”里有几句可能有点耸动,但大部分都是对打架事件的调侃讽刺,比如说“打你吓你,问你怕否,似土匪下山不走”。这本来就是自媒体博眼球收割流量,所以发完也就没人再去看了。时隔两年,镇雄警方突然撒出鹰鹞去,捉拿燕子归。他们开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援引的法律条款是《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六条,我查了一下这一条的其他三种行为,都套不到黄某身上。最可能的是最后一款兜底性条文“其他寻衅滋事行为”,其实也是很勉强的。

明明可以由网信部门约谈解决的问题,非要动用公安,这可能与基层政府对强制力的路径依赖有关。镇雄这个地方处于三省交界,一向民风比较彪悍,社会治理颇多难点和死结。尤其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镇雄县似乎很想在基层治理上有一番作为。这两年以警方为主导,实施了很多整治动作。去年年初,曾一次性发布了222名在逃嫌疑人名单。在与邻省合作打击贩毒上,也取得了不少成绩。

在社会治理中发挥公安等强制性力量的作用,其优势是会取得立竿见影之效。但正因其强制性,如果不严把法律政策关,就会造成很坏的负面影响。就在上个月,镇雄警方还闹出乌龙,把在逃人员童年时的照片放在了通缉通告里,引起一场虚惊。这一次警方的跨省追捕,可能和不久前镇雄整治自媒体行动有关,镇雄县官方称不允许自媒体抹黑镇雄的发展,不允许诋毁镇雄的形象。黄某的歌词,到底算不算什么抹黑和诋毁还要两说。翻出两年前的旧事跨省追捕,套用模糊的法律条文,几乎顶格处罚,这显然不够“谦抑”。经不起法律原则审视、在公道人情面前站不住脚的“震慑”,往往不能取得治理效果,反而埋下更大矛盾的引线。

维护清朗的网络空间,本无可厚非,但需要厘清的是,这不等于“封嘴”,不等于不允许老百姓提意见。我们的政府不但要允许提意见,还要“容得下尖锐批评。”扫黑除恶、整治网络不良信息,这都是针对社会顽疾的必要手段。但在缺乏监督的状态下,基层政府往往会垄断“解释权”,把那些让他心情不好的因素统统装进筐里。

如何取得基层治理的长效,使得官民之间得以良性互动,这是处在治理前线的基层干部更应该思考的问题。地方自媒体虽然有野蛮生长的一面,但也往往因为接地气而能发出一些别处听不到的声音。管好用好它们,它们就会成为基层治理良好的沟通渠道。说来说去,道路千万条,倾听第一条。执法不规范,早晚是后患。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