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网红 > 正文

中国风电装备产业的致命伤“资本危机”

未知 2019-07-04 15:11

  在快速发展几年之后,风电行业的确暴露出诸多问题。风电上网难,缺乏鼓励消纳风电的价格政策,电力外送通道建设迟缓,地方政府盲目吸引投资,缺乏绿色能源意识,加之风电制造业核心技术竞争力弱,自主研发技术薄弱,风电机组大多是组装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制造。使得风电产业受到严重的制约。

  多数业内人士表示,进展和问题的并存标志着中国风电发展已经进入到了平稳成长期。从长远看,由于传统能源的稀缺性,其价格优势会渐渐丧失,而风力发电的成本却在不断下降的过程中,竞争力相对于传统能源正在逐渐加强,真正绿色可持续的能源革命指日可待。据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CWEA)的统计数据,2011年中国新增安装风电机组11409台,全年新增风电装机容量17.63GW,与上年的18.94GW相比,2011年新增装机减少6.9%。

风电行业

  全球整机风机产品均价下降导致企业毛利率收缩,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全球的风电整机制造企业包括维斯塔斯、金风、华锐、通用、歌美飒等经营效益开始下滑。

  中国风电产业因限电损失达百亿

  2012年中国陆上风电新增装机容量1590万千瓦,占全球新增装机容量的35%。风电设备制造领军企业也来自国内,金风科技、国电联合动力和华锐风电位列前三,3家合计占45%的市场份额。具体而言,金风科技以280万千瓦装机,占据19%的市场份额,国电联合动力190万千瓦,占13%的市场份额,华锐风电150万千瓦,占据10%的市场份额。风电项目开发商前三名都是国有大型电力企业,分别是国电下属龙源电力,新增装机170万千瓦,华能新能源810兆瓦,大唐新能源800兆瓦。

  2012年,中国风电并网总量达到6083万千瓦,占全国并网总量的5.3%,风电已超过核电,成为继煤电和水电之后的第三大主力电源。去年,中国风电发电量达到1004亿千瓦时,占到全部发电量的2%。彭博新能源财经分析称,由于电网容量有限等各方面的原因,新增装机容量较2011年1930万千瓦减少了18%,且因此项目开工延误,导致供应链上下游公司交货量少、回款率低,但风电不容置疑在中国总体发电能源结构中地位仍进一步提高。

  但发电量并不能直接转换成开发商的利润,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理事长贺德馨称,2011年中国风电限电造成风机虽已并网,但由于电网调节指令而发电受限达到100亿千瓦时,2012年预计将达到200亿千瓦时。按照每度电0.5元计算,限电损失达100亿元。

  2012年,中国政府出台的《风电发展十二五规划》,明确到2015年并网装机总容量达到1亿千瓦,到2020年装机容量达到2亿千瓦。截至目前,国家能源局核准的十二五风电项目已经超过了5500万千瓦。在今年初召开的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中国政府明确2013年新增风电装机容量要达到1800万千瓦。

  风电装备商遭遇美国双反制裁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日前裁定,中国风电塔制造商以不合理价格在美国市场倾销风电塔产品,损害了美国风电塔企业的利益。就在1个多月前,美国商务部不仅提议对原产自中国的风电塔产品征收45%71%的反倾销税,而且还借中国制造商获得不合理政府补贴之名,提议对中国产品额外征收22%35%的反补贴税。这次风电塔案的背景,一方面是美国在金融危机后启动了再工业化进程,另一方面,作为当今世界的制造业大国,中国正努力推进从贸易大国走向贸易强国的进程。上述两个进程的叠加,必然会使中美两国同行之间的利益冲突加剧。

美国双反制裁

  与出口劳动密集型产品相比,目前中国向美国出口风电塔在品位上似乎比之前高端了些。就中美贸易而言,两国间互补性强,以往贸易争端主要体现为贸易不平衡,而在大多数情况下,中国还没有能力到美国市场抢饭碗。随着对外贸易转型升级加快,近些年来中国向美国出口产品的技术含量与附加值越来越高,中美两国同行针对饭碗的现实争夺,自然也就越来越多。

  迄今为止,中国向美国出口风电塔的规模并不是很大。无论美方对此案采用反倾销或反补贴手段的理由是否成立,有限的贸易规模也很难说会威胁到美国同行的饭碗,就连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6名委员中的3名也都认为,从中国进口的应用级风电塔,并没有带来实质性的损害或威胁。与光伏的情况不同,中国并不是向美国出口风电塔最多的国家,在美国市场占有率比不上加拿大。现阶段,美国暂时还不是中国风电塔制造商的主打市场,中国企业受中美风电塔案冲击范围相对有限。既然如此,美方为何对从中国进口的风电塔大动双反之干戈?答案其实不难找到,这就是中美双方针对潜在市场开始了日益激烈的争夺。

  风电塔也好,光伏也罢,都属于新能源范畴。相对于前些年来说,随着国际油价波动轴心明显上移,新能源领域的发展空间越来越大,中美都看到了其中的机遇。在光伏领域,中国企业在美国市场拓展的同时,也从安装、售后服务、运输等方面为当地创造了很多就业机会,因此美方对中国光伏产品进行双反时,在美国国内也遭遇到强烈的反对。如果说在光伏产品上吃一堑,这一回在风力发电设备领域,美国学会了长一智,趁中国制造的风电塔在美国市场立足未稳之际,先下手为强,及早将中国风电塔制造商进入美国市场的愿望搅黄。

  风电行业的资本危机三角债

  2012年11月15日,第五届北京国际风能大会开幕式现场,当丹麦驻华大使裴德盛在致辞中满含热情地讲道:到2020年丹麦传统电力消耗的50%,必须由可再生能源提供,到2050年丹麦将成为一个完全脱离化石能源的国家时,站在我身边的一位年轻男子不禁发出上述惊叹,他的胸前挂着写有参展商的牌子,左边的衣领上是蓝底白字的金风科技字样,和众人一道,因为丹麦人的豪情壮志,这位金风科技的年轻员工使劲地鼓着掌。

  金风科技是中国风电领域的领头羊企业之一,也是最为成功的企业之一。2000年,这家业务还完全集中在新疆当地的企业主营业务收入仅1054万元;然而十年后,其营业收入便达到惊人的178.6亿元,业务覆盖全国各地的同时,开始积极走向国外市场。

  简单一看,相比较被双反折磨得气喘吁吁的中国光伏业,主要市场集中在国内、且装机规模已经做到世界第一的中国风能似乎完全有理由可以沾沾自喜,然而现实却是,所有涉及风电领域的相关方,如今非但高兴不起来,有的竟然转眼就到了生死边缘。

  今年几家龙头企业利润的大幅度下滑,多数人迅速将之归咎于产能过剩,事实似乎也支持这种说法。公开数据显示,当前中国风电整机行业产能估计在30~35GW之间,产能过剩率在50%以上。与此同时,风电价格则迅速从6500元/千瓦下降到现在的3500元/千瓦,产能过剩导致的买方市场使得风电整机企业,即便不赚钱甚至亏损也不得不继续交易。

  然而,由产能过剩而导致的利润大幅度下滑,显然并不是中国风电产业要面对的唯一难题,随着金风科技、华锐风电和明阳风电等整机厂利润的下滑,一个已经牢牢套住风电产业链上下游所有利益相关方的三角债危机,正缓缓浮出水面。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个三角债并非刚刚出现,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它扎根于中国风电业最初的成长基因中。

  以华锐风电为例。这家近两年在营业收入上已经超越金风科技的新行业老大,其之所以能够快速实现后来居上,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轻资产经营的商业模式。

  对于华锐、金风等而言,其居高不下的应付账款显示了它欠部件商很多钱,而其居高不下的应收账款显示了风电开发商欠它很多钱。事实上,如果顺着风电产业链往下走,我们就会发现:原来风电开发商们也希望用有限的资金迅速做起更大的规模。

  很显然,上述这种产业增长模式几乎在其一开始就为三角债的出现埋下了祸根2012年,随着中国风电项目审批放缓、银行资金的收紧以及弃风等问题影响,整体产能已经严重过剩的中国风电业,最终进入了寒冬。而在寒冬的背后,风电产业链上的各方成了被货款栓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如果这个绳结不能尽快解开,结局可能就是大家一起饿肚子。

  中国风电装备企业失去优势

  随着中国纳入经济全球化进程的加快,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和法制环境也更为深入和完善,并与国际完全接轨,人们对外资外企也开始一番新的认识和考量。

  根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近500家跨国公司的调查显示,在17个关于中国投资环境的因素中,外商最为看重的是中国国内市场,排在第二位的是中国的基础设施,第三位是外资政策,第四位才是劳动力低成本。

  根据中国风能协会统计,目前外资风机制造商纷纷撤离中国市场,一些老牌的外资企业近年在华表现不佳,GE、维斯塔斯、歌美飒、西门子、苏司兰等国际大企业都难以进入国内风机市场前五名,而目前我国风电设备装备部署国产化率已达90%,装机范围全球第一。

风机制造

  就是亚洲最大的风机制造商苏司兰退出中国市场。早在2011年9月,该公司宣布其在中国的一家风机子公司德国瑞能公司退出中国市场,并关闭了其在内蒙古包头的瑞能北方风电设备有限公司。接着,2012年苏司兰又将其在中国的风机制造子公司苏司兰能源(天津)有限公司转让给了中国电力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转让费约6000万美元,目前双方已经签约。苏司兰集团主席图希尔坦提表示,针对中国市场,我们正重新制定战略。

  随着国内风机制造企业技能不停创新,设置装备部署质量不断提高,现在与本土制造商相比,外资已没有太大优势,又有售后不方便、渠道不畅通等硬伤,导致其不得不选择退出。

  一些二三线的风电企业选择了退出市场,包括江苏宝南、四川风瑞在内的不少于10家整机企业就已经实质性退出。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中国有43家风电整机供应商,而到2011年,这一数字已经降到了29家。

  2012年8月份,三一电气裁员过半,并停产所有工业园。三一集团预测几年内风电行业都不会兴旺起来,所以要做比较大的调整,三一集团停运风电业务,静观风电产业变化。

  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毕吉耀指出,对于众多行业来说,中国已不再是一个新兴市场,外资企业维持高利润率(15%~20%)的日子已一去不复返。

  中国风电产业的前景仍然光明

  新能源产业、尤其是风电遇上了冬天,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机会了。

  低风速或超低风速市场开发机遇。这一市场极具潜力,未来5年,将有30%~40%的风电装机是针对低风速区域的。

  另外,按照其发布的最新海上风电年报,到2021年底,预计海上风电将占全球装机的7.5%,核心市场为北欧。到2016年,欧洲的海上风电装机会占到整个欧洲风电装机的23%,2021年这一比例将增加至36%。

中国风电产业

  风电产业要从量变到质变,并网问题也必须解决。现在北方的一些风电场不盈利,因为弃风太多,发出的电卖不出去。但是南方发达地区的风电场并没有这个问题,因为南方电力供不应求,所以南方的风电场没有亏损的。风电行业要发展,首先得让风电场有钱赚,风机才有市场,所以并网困境、弃风问题必须解决。

  近日,国家发改委密集核准了4个风电项目,规模累计达680.8万千瓦,总投资额超570亿元,这是一个重大的利好消息。

  事实已经证明,在风电这个行业,大企业、走得快的企业并不一定能继续走下去,市场前景虽然广阔,但质量才是继续走下去、可持续发展的保障。

标签